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扬红联盟主论坛 >

生命树——赵文竹

发布日期:2021-11-12 14:1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茫茫的荒野中,孤立而倔强地耸立着一棵伟岸的生命树。圆球状绿色的巨大树冠,在黄沙砾石和天边火烧云的映衬下,愈加彰显出一种生命的庄严。

  这棵生命树在这死寂的荒野中生长了不知几百几千年了,没有谁能说清它最初的缘起。

  生命树绿叶间生活着一种可爱的毛毛虫,它们恬淡知足,乐天知命,每天靠咀嚼几口树叶维持生命所需,活得优哉游哉。毛毛虫们和大树似乎达成了某种默契,彼此相伴相安,大树一年年地生长,毛毛虫的家族也一年年地繁衍生息。

  不知过了多少年,毛毛虫的社会也经历了许多朝代了。不知不觉间,毛毛虫们的本事见长,他们已经不满足于年复一年咀嚼树叶了,想尝试一种新的活法。这时有个叫大能的毛毛虫发明了一台树叶榨汁机,于是毛毛虫们改变了进食习惯,变咀嚼为吸吮。他们大口地品尝着加工好的叶汁,不仅味道鲜美,牙齿也不再受累,胃肠和排泄器官的负荷也大大减轻,因此,大能被视为英雄,成了毛毛虫们的骄傲。

  大家生活提高后,那些榨汁后淘汰的树叶便不再作为食物而被大量抛弃,有个叫大老的毛毛虫看在眼里,忧在心里。他说这样不好,树叶子是天赐之物,不可以浪费的。又说欲望是个魔鬼,一旦放纵,就会祸害世界,还是应该像先民一样乐天知命,少欲知足,和环境和谐相处。可是大家已经初尝了成品叶汁的美味甜头,口腹之欲已被唤醒,因此纷纷表示支持大能的创造,并嗤笑大老的理论是老皇历,该淘汰舍弃了。连一向高尚的宗教家大天也迎合大众的口味,悄悄地修改了古圣的教义,强调说毛毛虫是上天的宠儿,所有树叶乃至整棵大树都是上天专门赐给毛毛虫们的礼物,尽可以放心大胆地开发享用。因此大能和它的追随者们更是有恃无恐。

  由于生活的改善,毛毛虫们越长越肥大,头脑也越来越灵活,但是牙齿和胃肠等器官功能却日渐退化。当然它们并不害怕,它们相信知识是可以改变一切的,它们觉得现代毛毛虫就应该靠头脑生活。

  渐渐地,毛毛虫们发现周围的树叶子越来越稀疏,已经挡不住荒野中的冷风,它们感到阵阵寒流。但这不要紧,毛毛虫们的创造力已大幅度提高,大能的弟子们创造了全新的穴居生活方式,即在树的枝干上凿洞居住,形成了大大小小的部落村庄,甚至有些居住区具备了城市的雏形。它们还提取树叶纤维做成衣服抵御寒冷,可侣饱暖有保证。

  由于穴居和衣服的保护作用,毛毛虫们身上的长毛便失去了作用,于是逐渐退落,久而久之,毛毛虫变成了裸虫。

  裸虫创造了种种工具和技术,也创造了自己的全新面目,因此它们的自信心成倍增加,以至于达到了自负的程度。它们热衷于各种发明和创造,越来越习惯于生事造业,它们觉得这种生事造业的活动很伟大,能推动历史前进,便称之为伟大事业,认为值得抛头颅洒热血奋斗终身。它们认为大老的和谐知足思想是拉历史倒车,是阻碍社会发展的消极因素,故而把大老的理论批判一通,然后抛到九天云外。它们是那么热衷于生事造业,甚至每一个裸虫诞生伊始,大裸虫们都要不厌其烦地向它们灌输一些伟大的现代思想,要求它们立大志,将来成为做大事的英雄。于是这个裸虫社会中便涌现出了数不清的改天换地、叱咤风云的英雄,社会高速度运转。

  欲望真是个怪物,它的膨胀速度远远超出物质条件的发展速度,于是裸虫们渐渐地懂得了烦恼,它们开始怨天尤人,它们希望吃更精美的食物、住更舒适的房了,于是大能便领导它们挖空心思地发明和创造。功夫不负有心虫,一种口味极佳,营养极高的新食品诞生了,其方法是将大量树汁再加工,提炼出其中一点精华物质,它们称之为“精中精”。据称这种“精中精”含有数百种天地精华,食之不仅可以益寿延年,而且大大有利于智力开发。只是成本太高,对资源的消耗太大,每生产一克“精中精”需要消耗叶汁十公斤,而生产十公斤叶汁则要耗掉五十公斤的上好树叶,因此遭到一部分环保志愿者的强烈反对,这些环保志愿者都是大老的信徒。然而这些环保志愿者的力量太单薄了,根本无法和全社会性的欲望大潮抗衡,结果“精中精”还是被大规模上马生产。

  裸虫们没有意识到,它们的一切伟大发明和创造,都只不过是一种资源的消耗转化和精华的提取而已,其实它们从来没有从虚空中创造出一丝一毫的物质。

  发展和开发就这样高速度甚至失控地进行着,能够被利用的树叶越来越稀疏,大片大片光秃秃的树枝又被掏空建造成各种居住豪宅和游乐设施,城市化进程一日千里,从远处观察这棵生命树,已经遍体鳞伤,早已不是原先那个生机勃勃的绿树了,而是呈现褐绿灰白间杂、斑斑驳驳癞头疮一样的形象。

  终于有一天,裸虫们惊讶地发现,它们赖以栖息的大树已经老态龙钟,树叶子的再生能力受到了极大的削弱,树叶子已远远不足以养活它们这些贪婪的裸虫了。面对这场严重的生态危机,大老的弟子们又站出来大声疾呼保护生态,节制欲望,实行可持续发展的和谐方针。然而物质财高对感官的诱惑毕竟太强大了,不仅大部分裸虫国民不肯放弃高消费的生活方式,就连那些生态环保的倡导者们也无法真正放弃自己的物质欲望。因此它们只好又祭起发明创造的大旗,希望借助科技的力量,力挽危局。裸虫当局发布公告,重金悬赏发明创造,并把科技宗教化,由原来的相信和尊重上升到信仰和崇拜的程度,不允许任何虫对科技提出质疑,谁提出质疑便要以反科技罪被追究刑事责任。

  科技的神通一旦和裸虫的欲望联手,便会爆发出惊世骇俗、令天地变色的巨大能量。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虫,大能的第三百七十世孙——一位名叫大业的裸虫,终于有了一个惊虫的发现,它发现生命树枝干深处蕴藏着大量的液体,这种液体中含有丰富的叶汁成分,可以直接用来提取“精中精”,大大缓解裸虫们的食物危机。这项重大发现大大地增强了裸虫类征服自然的信心,并因此获得了世界科技进步大奖。

  一场规模空前的新资源开发战役打响了,裸虫们竞相在一切可能有树汁的枝干部位遍打深井,疯狂地抽取大树深层的生命汁液。为了争取资源,不同城市、不同部落的裸虫之间还以“民主、博爱、维和、反恐”等种种名义发动了大大小小许多场战争。

  后来,生命树终于不可逆转地枯萎了,所有裸虫们都感受到了末日的威胁,那些特别有本事的裸虫精英们一边加强对可怜资源的掠夺和占有,一边派出机器虫去无边无际的荒野寻找另外可寄生的生命树。然而尽管它们曾经不可一世,他们的伟大也仅仅限于这棵树的范围之中,在茫茫的荒野中他们实在渺小得可以忽略不计。即使远方果真还有适宜它们生存的生命树,它们想要找到并搬迁过去的愿望也只能是一场美梦而已。

  最终,很不幸,这棵巨大的生命树枯死了,这一届虫文明也消失了。只是那棵峥嵘的枯树桩不肯倒下,它静默肃穆地站着,无言地述说着一段曾经的辉煌,在漫漫黄沙和落日余辉的映衬下,愈加呈现出一种撼人心魄的凄美和苍凉。然而,没有人欣赏。

  很多年过去了,那棵死不甘心的枯树桩终于敌不过岁月的磨蚀,化为尘埃,随风而去。